俱利小夜廚

交換衣服穿 (鬼使黑X鬼使白) 情人節賀文

情人節賀文!!!!黑白兄弟好萌////((捂臉

這個是從兄弟30題中的第一題「交換衣服穿」拿出來寫的,如果排版看起來怪怪的話不好意思,因為是在word document打好再直接複製上來的


「這…這樣的穿著真的適合我嗎?」鬼使白一副疑惑的表情看著鬼使黑問道。

「不愧是我的弟弟!超~~~適合哦!下次也買些白色以外的衣服穿穿看吧。」鬼使黑邊用著一貫寵溺的語氣稱讚著自家可愛的弟弟邊伸手摸了摸鬼使白的頭。

「別摸,都不是小孩了。」只見鬼使白輕輕拍開鬼使黑放在頭上的手輕嗔道。

「好了,不摸就不摸。那我抱著總行了吧~」語畢,鬼使黑沒理會鬼使白的阻止緊緊地抱住眼前的人兒,因為他知道如果鬼使白真的不喜歡的話可是會用力地把他推開。

不意外地,懷裡的人的扭動慢慢地停了下。

鬼使黑一臉愉悅地抱住懷中的弟弟,但他看不到的是被抱住的鬼使白現在可是一副寵溺的表情正在配合地把手放到抱著自己腰側那雙屬於鬼使黑的手上。

而察覺到這件事的鬼使黑先是呆了呆,然後一臉傻笑但什麼都沒說出口,只是靜靜地把其中一隻手反過握住鬼使白的手。

從手傳來屬於對方的溫暖,兩人安心地享受著這刻的寧靜和安逸。

過了幾刻,鬼使黑突然把鬼使白抱更緊並把自己的下巴放在鬼使白的肩膀上。

「怎麼了?抱得有點緊。」鬼使白問。

「喔!對…對不起!弄痛你了嗎?」鬼使黑緊張地問道並把手上的力道放鬆了一點,但仍然抱住鬼使白。

只見鬼使白搖了搖頭,雪白的髮絲輕輕擦過鬼使黑的臉龐令他覺得有點癢。

鬼使黑像是有點尷尬似的,過了一會兒才說道︰「白…這件衣服有你的味道…很香…」

鬼使白本來就被在自己耳邊低吟的聲線弄得一臉羞紅,這句話的內容更是令他不知所措。

原來在等自家弟弟回應的鬼使黑疑惑地望向鬼使白,看到他滿臉通紅的才知道可愛的弟弟可是為剛才的那一句話感到害羞呢。嗚嗚嗚嗚嗚嗚…我家弟弟好可愛/////

「那白呢?聞到我的氣味嗎?」鬼使黑笑著把鬼使白的身子轉過來,緊盯住他的雙眸問道。

眼前穿著自己衣服的鬼使白就像是被自己標籤了一樣,只屬於我的…

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我親愛的弟弟…

「唔…沒有。」

「真的嗎?」鬼使黑慢慢地接近鬼使白的臉龐。

「都說沒…唔嗯!」只見鬼使黑溫柔地吻住鬼使白,即使他想逃,卻因為托在他的腦後那隻屬於眼前人的手而無法可逃。

起初只是唇和唇的接觸,鬼使黑一遍又一遍地用自己的嘴唇吻住鬼使白的櫻唇。

這個被拉得很近的距離令鬼使白甚至能感受到鬼使黑的呼吸,雖然臉變得更紅了但身體卻隨著鬼使黑的親吻而慢慢放鬆下來。

感受到自家弟弟的迎合,鬼使黑趁機用舌頭舔舐鬼使白的耳垂並用著比一般低沉的聲線像是引誘般說道︰「白…張開口…」

「嗯…」像是被催眠了的一般順從地張開了口的鬼使白清楚感覺到鬼使黑再次吻上自己的嘴唇,而這次他甚至把舌頭伸進了自己的口腔,怎麼感覺有點奇怪。

鬼使黑專注地舔鬼使白口腔的上方,跟據自己的調查那可是很多人也是有著同樣的敏感點,不知道白的敏感點也在這裡嗎?反正看到白在自己舔到這邊的時候身體都會不自覺地顫抖,分開的時候一臉潮紅還用著那雙泫然欲泣的眼睛看住我,都知道他很喜歡我舔這裡吧。

好想把他幹到哭出來,再溫柔地吻去他的淚珠。想讓他只看著我一個人…

「快點…」鬼使白不滿地看著走神的鬼使黑,難得地主動吻上他的雙唇。

「唔嗯!?」自己不過是走神了一下,為什麼弟弟會主動過來親我???啊啊啊我好幸福/////

化被動為主動的鬼使黑這次改用舌頭挑弄著鬼使白的舌頭,舔弄它吸住它甚至輕咬它,讓它因為刺痛而退回去時像是安慰一樣輕舔著。

當分開了一直交纏住的舌頭時,呼吸急促的兩人之間還連接住一絲透明的線。直至那絲線斷開了,臉紅耳赤的兩人都像是夢醒了一樣,互相對視的雙眼已經變得清明。

「你…!」鬼使白一副羞惱成怒的樣子準備離開鬼使黑的懷裡。

「不不不!白!你聽哥哥解釋!」鬼使黑伸出手抓住鬼使白的衣衫。

「至少…都等到回到房間才親啊…」

「其實是…咦?」

「…不…剛才的不算…」

「我可聽不見哦~來來來~我們回去房間繼續!」鬼使黑馬上把親愛的弟弟用公主抱抱回房間。


之後…?



一夜纏綿,春色無邊。




番外

[當時間回溯到兩人還沒開始親的時候]

「那白呢?聞到我的氣味嗎?」鬼使黑笑著把鬼使白的身子轉過來,緊盯住他的雙眸問道。

眼前穿著自己衣服的鬼使白就像是被自己標籤了一樣,只屬於我的…

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我親愛的弟弟…

「唔…沒有。」

「真的嗎?」鬼使黑慢慢地接近鬼使白的臉龐。

「都說沒…」

「師傅!!!!!」突如其來的一聲打斷鬼使白原本在說的話。

被這句嚇到臉色一白的兩人回頭一望,原來是閻魔大人讓他們照顧的見習鬼使—白童子和黑童子。而剛才那句精神滿滿的話一定是由兩人之中比較活潑的白童子發出來的。

「師傅!!!咦…師傅們好像有些地方不同了…是我錯覺嗎?」急奔過來的白童子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打量著兩人。

「衣服。」黑童子不急不忙地向兩人走來,在說話的同時伸手拍了拍白童子身上沾著的灰塵。

「對了!就是衣服!!!黑童子好聰明!」白童子用著祟拜的目光望向黑童子。

「還好。」黑童子默默看著白童子純真的樣子,伸出雙手捏了捏他的臉頰。

「呼咦?腫麼了???」被捏了臉的白童子只是一副疑惑的樣子望住黑童子。

「沒事。」黑童子再捏了一下就把手收回來了。嗯…手感真好。

「所以你兩個小鬼到底在這裡幹嗎?」被打斷了和弟弟親蜜的時間的鬼使黑擺出了一副非常不耐煩的樣子。

「黑。」只見鬼使白叫了一聲,鬼使黑就收起那副不爽的樣子,但仍然邊抱住鬼使白邊瞪著黑白童子兩人。

「師傅!博雅大人跟我們說了今天是情人節,所以他要去找晴明大人一起渡過這個日子!那…情人節到底是什麼?」

「嗯…這個節日是當你有了情人之後…唔嗯!?」

「啾~~~看好了嗎小鬼,這個節日就是為了讓情人們好好培養感情的日子。還不快一邊去,別打擾我們。」

「黑!!!!!」糟糕了…惹火了自家弟弟…

自知闖禍了的鬼使黑連忙把話題扯開︰「白!你給我準備的情人節禮物是什麼?我可是有為你準備好的哦!」

「哼!都知道你在扯開話題,記得下次別在孩子面前做這些事情!…我也有準備啦…」氣憤的鬼使白在鬼使黑的胸口捶了一下就饒過他了。說起禮物,還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

「不管你送的是什麼我很喜歡哦~如果把白本人送給我就好了~」鬼使黑笑道。

「還用著送嗎…早就是你的了…」鬼使白羞紅著臉在鬼使黑的耳邊說道。

鬼使黑聽後整個人呆了,之後二話不說把鬼使黑放在肩上抬起,急步走向兄弟倆的房間。中途還能聽到他們倆的對話聲︰「黑!怎麼了?」「我忍不住了」「嗯?!」

之後…?

一夜纏綿,春色無邊。


「所以…」白童子注視住兩人離去的身影,轉身向著黑童子問︰「情人節就是要兩個人親親嗎?」

「…算…是吧」黑童子一時不察被自家師傅秀了一臉恩愛,腦袋還沒運轉好。

所以當白童子吻上自己的唇時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唇上的感觸軟軟的就像是姑姑讓他們吃過的棉花糖。

「既然兩個人就可以了的話,那我要跟黑童子親親!最喜歡黑童子了!」白童子用著天真的語調說後「糟糕了!忘記了剛才姑姑要我們去幫忙做巧克力耶!黑童子我們快走吧!」之後就拖住黑童子的手一起跑去廚房了。

可憐的黑童子還沒有時間理清自己的心緒就被白童子拖起了自己的手,但隨著手上傳來的溫度,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有點快…


作者:那個...文筆不算好不好意思,但至少在情人節能為喜歡的CP產糧很幸福。有機會的話,可能會繼續寫餘下29題。祝大家歐氣滿滿ww還有我在伊莉也發過這篇文,所以如果見過這篇文的話應該也是我w

评论(1)

热度(22)